广州11健儿决战奥运 叻仔杨景辉夺金希望最大

发布日期:2021-11-12 16:42   来源:未知   阅读:

  南方网讯 广州共有11名健儿参加了雅典奥运的6个项目比赛,参赛人数历届中最多。

  其中,广州运动员、年仅21岁的杨景辉将与田亮搭档参加10米跳台双人项目的比赛,由于这项赛事在雅典奥运会开幕当天举行,从实力上完全可能冲击金牌。前天中国代表团首次在雅典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已将此项目列为首日有望夺金的项目之一。早在1984年美国洛杉矶第23届奥运会上,广州运动员曾经获得过金牌。我们期待所有广州健儿为广州、为国家争取最大的荣誉。

  主要荣誉:2004年第14届世界杯跳水赛双人冠军,2004年国际游联跳水大奖赛加拿大站男子10米跳台冠军

  “我这一辈子有很多做梦都想不到的事,儿子杨景辉就是其中之一,”杨景辉的父亲杨定富无限感慨地对记者说。儿子与田亮搭档,完全有可能冲击金牌,因为赛程比较靠前,很可能是中国代表团的第一枚金牌。虽然有着如此美好的愿望,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定富却显得非常谦和,高兴之余一再强调什么事情都要看结果。

  杨定富原来是帽峰山脚下的一个农民,能做得一手漂亮的木工活。杨景辉5岁那年,眼看着儿子要入学了,为了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杨定富把老婆和其他5个儿女留在农村,独自一人带着这个家中最小的儿子进城,准备一边做木工活一边送儿子上学。

  事实证明,杨定富此举真的给儿子带来了完全不同的命运。杨景辉从小身体关节异常灵活,7岁入学后体育老师立刻推荐他去学体操,在体校学技巧几个月,又被推荐去学跳水。儿子什么时候进省队杨定富现在都不记得了,但是送儿子去学跳水时的情境他却记忆犹新,杨定富说,“送他去体校是想让他锻炼身体,当时是冬天,体育馆的设施很落后,一个女孩子从水池里上来浑身发青,说话都在颤抖,我看了心疼,问儿子怕不怕,他竟然说不怕。”

  从此杨景辉天天到越秀山训练。学跳水前连游泳都还不会,如果跳水跳不好,为此又耽误了学习,那今后的发展可能会很麻烦,为此做父亲的非常担心。但是,杨景辉的运动天赋很快就表现出来,父亲没想到儿子踏进运动生涯后,路子越走越宽,直到现在与田亮搭档参加雅典奥运会,目标直指金牌。

  做职业运动员最难得的除了金牌,还有的就是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了,虽然一家人都在广州,杨景辉也在广州训练,但是互相见面的机会依然很少。

  最典型的时候,一家人住在海印,而杨景辉长期在二沙岛训练,但是平时依然是轻易不能见面,有时候回家也是匆匆吃口饭就回基地训练了。

  知足常乐的杨定富虽然对儿子的期望很高,但也没有给儿子过多的压力,他认为儿子跟田亮搭档,既是压力也是动力,最大最好的愿望就是希望他能够凯旋,为广州市夺下一枚奥运金牌。

  中国男花“三剑客”之一的董兆致在出征雅典的前一天,妻子于瑞玲为他生下了一个千金,这可把董兆致乐坏了,直把这个女儿当作他征战奥运的“福音”。

  “现在阿致每天都打电话来问候我和女儿的情况。一听到女儿在哭,他就很紧张,赶紧问说是不是女儿饿了。”于瑞玲笑着告诉记者。

  于瑞玲说,她怀胎十月,董兆致陪在身边的日子不超过十天。女儿出生时,又正值参加奥运会。但是她从来没有怪过董兆致。她最想告诉丈夫的是:不要挂念她们母女,尽力发挥自己最好的水平打比赛。

  周汉明的妹妹周桂兰告诉记者,哥哥自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击剑运动员的生涯之后,回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连过年都无法回家。

  周桂兰说,哥哥最常勉励她的一句话就是,信心是成功的第一步。她说,哥哥在赛场上能取得好成绩,靠的就是信心。她相信哥哥,尽管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高手如云,但一定能凭借信心获胜的!

  吴迪家在攀枝花,父亲是名普通工人,母亲下岗。一个偶然的机会,家里将10岁的女儿送到广州学垒球。吴妈妈说,当时吴迪远离家乡专职学垒球几年,哭了几次说要回家。但在父母的鼓励下,她最终坚持了下来。

  吴迪父母是上个月底才知道女儿要去雅典参加奥运会的,为此双亲高兴的不得了。父亲说,虽然女儿解释过多次,但是夫妇俩依然看不懂垒球,但是这不影响他们看比赛,他们最想的是退休后到广州陪女儿,补偿以前分离的日子。

  23岁的刘禹8年前就来到广州,在著名教练李农战的精心培育下一路游到了全国冠军,之后又拿到了亚洲冠军。这位1.88米的高大帅哥高兴地告诉记者:“九运会拿了四枚金牌之后,省里奖励了一套住房,这样我父母一到冬天就可以来广州过冬,训练间隙也可以经常回去看看他们。”

  “争取在奥运会上游进前八名是我的目标,我很有信心,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刘禹说。

  吴汉雄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这让他的家人感到非常骄傲。出征雅典的那一天,吴汉雄在机场打电话回家。吴妈妈在电话里不说鼓励儿子多拿奖牌的话,只叫儿子不要压力太大。

  “身体健康,平安归来”,这就是一位普通母亲对出征奥运的儿子最真挚的祝福。

  黄耀江同样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黄耀江的家人说,黄耀江作为一名小将,能够被选送参加如此重大的赛事,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前几天,在体育台的电视节目上,意外的看到黄耀江正在拍照,把全家人都高兴坏了。

  黄耀江10日打电话回家,黄妈妈叮咛他:不要紧张,放轻松!听到儿子很自信的回答:一点也不紧张。黄妈妈笑着说,这样他拿到好成绩就很有希望了!

  提起罗琳,她的母亲很不舍:“我们到现在还没接到她从雅典打回的电话呢。”相比之下,罗琳的爸爸对罗琳十分体谅,“只要她全情投入比赛就行,等出了成绩再通知我们也不迟”。

  记者看到,罗琳的家人已经收集了多份报纸将罗琳的比赛日程一一圈了出来。提及对于女儿在本次奥运会上的期望,罗琳的妈妈坦言,“其实她能参加奥运会我的心愿就已经了了,她不管取得怎样的成绩我都会很开心。”

  而罗琳的爸爸则分析了罗琳及队友面临的竞争,他说罗琳曾跟他透露过目标是进入前三名,“我对她们有信心!”

  张金梅的父母是唐山乐亭的农民。张金梅自幼就练铅球、铁饼、跑步等项目。2001年,她开始改练皮划艇,并且来到广州。

  在2004年世界杯皮划艇总决赛上,张金梅与队友一起获得女子四人皮划艇1000米冠军。母亲王佳侠激动地对记者说,“乡亲们说你家闺女得了世界冠军,我都以为他们说着玩呢。直到女儿从德国打电话说,我们才相信。”

  现在,张金梅成了唐山老家十里八村的名人,张士安笑着说:“等闺女拿了金牌,我们老两口也去广州看看。”(编辑:刘曼)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