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会战”还是“谎言会战” 从兵力部署窥探俄乌边境风云

发布日期:2022-08-02 13:28   来源:未知   阅读:

  晨昏时分,在俄罗斯西部重镇库尔斯克的弧形地带,短暂而猛烈的炮火将周围居民惊醒,坦克轰鸣声就像1943年苏德战争那场著名战役那样由远及近,但这一回,来的不是德军虎式坦克,而是一群群俄军T-72坦克,它们正从库尔斯克冲过边境,向乌克兰进攻,“第二次库尔斯克会战”打响了……这样的场景其实没有发生,但这几个月来,欧美和乌克兰媒体却反复向民众演示和预测了许多遍,难道俄罗斯真会如西方所说要对乌克兰动武吗?

  美国《华盛顿邮报》援引乌克兰国防部长阿列克谢·列兹尼科夫的说法,俄军已沿乌克兰边境部署约56个营分队,合计10万人,而且兵力还在集结,到2022年春将增至17.5万人。届时,俄军可能以100个营分队的规模,向乌克兰发起“向心攻击”。乌情报总局局长基里尔·布达诺夫称,俄罗斯在乌克兰当面配置了1200辆坦克和2900辆装甲车,可能于2022年1月底到2月初“发动进攻”。

  德国《图片报》更煞有介事地声称“从北约特殊部门搞来情报”,预测俄方将分三阶段进攻乌克兰。第一阶段,俄军将从克里米亚、德涅斯特河左岸出击乌克兰南部,并从黑海港口敖德萨港登陆,目的是吸引乌军主力从东部顿巴斯前线调向南方,并切断北约经黑海军援乌克兰的通道。第二阶段,俄军将从乌东顿巴斯亲俄民兵控制的卢甘斯克、顿涅茨克两州向西进攻,夺取乌克兰工业重镇哈尔科夫、马里乌波尔、波尔塔瓦和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摧毁乌克兰赖以抵抗的物质基础。第三阶段,俄军将从本土库尔斯克和白俄罗斯的平斯克、莫吉廖夫一线向南突击,在乌军主力困在东、南两面之际,趁虚直取乌首都基辅,并与其他方向的俄军汇合,届时乌政府仅剩下与波兰接壤的利沃夫州一隅“残山剩水”。

  自2021年春天起,俄乌边境持续紧张。10月起,乌方开始用从土耳其进口的“旗手TB-2”无人攻击机对乌东民兵阵地实施“威慑飞行”。后来,乌军还使用多轴无人机投掷简易爆炸装置,炸毁民兵一门D-30榴弹炮,打死3人。12月6日,乌克兰在基辅、利沃夫和敖德萨展示40辆美国援助的装甲车。而在顿巴斯前线,乌军已开始操作美制轻标枪导弹,这种武器对民兵使用的各型俄式坦克威胁很大。

  为防乌动荡局势波及,今年4月,俄中央军区驻新西伯利亚的第41集团军部分兵力(含两个摩步旅、一个导弹旅和一个炮兵旅)转移到莫斯科以西,但北约随后发现,他们已于秋季转至斯摩棱斯克州的叶利尼亚,离乌克兰更近了。而在紧邻乌东民兵控制区的俄罗斯罗斯托夫州,负责防务的南部军区也增加了部署,像原驻下诺夫哥罗德的防化第20团携带重型喷火战车、防化侦察车等开到边界线附近,俄网友还发布了南部军区大批T-72B3坦克送入克里米亚半岛的照片。11月,隶属俄中央军区的独立摩步第34旅也离开北高加索的斯塔夫罗波尔,开到南部军区司令部所在地顿河畔罗斯托夫。乌军中将纳耶夫称,在顿巴斯民兵的背后,也就是乌俄东部边界线另一侧,实际展开的俄军就有第41集团军的3个营、第58集团军和空降兵的6个营,共约5000人,“他们积极在不熟悉的地形上进行战术演习,掌握向纵深发展进攻的能力”。

  毋庸置疑,本轮危机爆发后,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半包围”军事部署确实存在,除开前面介绍的南部军区,西部军区的战役布势更令北约和乌克兰“惴惴不安”。当前,基辅方面最关切俄西部军区近卫红旗第20集团军的动向,这个军位于乌东北边界外的沃罗涅日州,其所辖摩步第3师、近卫红旗坦克第1旅的指挥机关就设在沃罗涅日州南部的博古恰尔,距乌领土才140公里。第20集团军的主力摩步第3师还在现有两个摩步团、一个坦克团的基础上再追加一个坦克团,成为俄军罕见的“两个摩步团+两个坦克团”模式的加强师,不仅能遂行阵地守备和战场突防,也适合快速机动作战,北约专家认为该师完全是为类似乌克兰的平原战场“量身定做”。

  当前,摩步第3师在靠近乌克兰哈尔科夫的别尔哥罗德州瓦卢伊基(距乌边界仅30公里)已部署摩步团和坦克团各一个,新补充的那个坦克团则配置在师部驻地博古恰尔,弥补师部驻地兵力上的不足。第20集团军的摩步第144师也把两个团部署到距乌北部边界仅30英里的布良斯克州克林齐,直指乌克兰首都基辅。几乎与此同时,参加白俄罗斯境内“西方-21”联合演习的一部分俄军也未返回原驻地,像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的近卫坦克第4师的两个坦克团和一个炮兵团经铁路运至沃罗涅日州,而这些部队的原驻地是莫斯科东郊。据西方卫星侦察,俄方沿乌克兰北部部署的重武器在增加,并在沃罗涅日州建设临时营房,以代替部队自行搭设的帐篷设施。此前,曾有俄民众在视频网站发布消息说拿到了俄国防部的建设板房订单,但视频很快被删除。

  与西方和乌克兰甚嚣尘上的“战争宣传”相比,俄方的反应却非常平淡。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发表评论说,称北约把“俄罗斯侵略”的说法当成借口,以便将更多军事力量送入俄边境附近。他还说西方媒体引用的数字毫无真实性,要多看俄方正规媒体的报道,加强新闻报道的严肃性。俄罗斯地缘政治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康斯坦丁·西夫科夫认为,俄军的部署仍属“防御性”,哪怕乌克兰政府渲染的“迫在眉睫的威胁”——俄西部军区,实际仅有两个主力师6个主力团(即摩步第3师有4个,摩步第144师有2个)是齐装满员状态,总兵力也不到两万人,“根本不是大规模动武的节奏”。

  耐人寻味的是,乌克兰中立媒体“无线广播索沃博达”的记者也到东部哈尔科夫州唯一对俄开放的陆上口岸霍普托夫卡采访,发现那里的日通关人数仅有3000人,只有2014年乌东顿巴斯战争爆发前的十分之一。乌克兰卡车司机马克西姆·鲍尔日常穿越在俄乌边境,在为一家乌克兰公司服务的同时,也做点自己的小买卖。他说没有看见大批俄军和乌军调动的迹象,只是在平时钓鱼的地方看见过几辆装甲车。边境两边的居民也纷纷表示,战争只会让“没良心的军火商和政客们”大发横财。俄罗斯边民柳莎告诉记者,她还有个姐姐住在哈尔科夫,“如果真的打起来,那只能是一场灾难”!